圕时光网|关于我们
图书馆人应该常去的网站
图书馆未来| 图书馆未来阅读推广域外冲击职称动态图书活动新馆建设征稿启事 | | CSSCI来源期刊 | 北大中文核心 | CSSCI扩展 | 省级期刊 | 国家级期刊 | 内部刊物 | SCI来源期刊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情前沿 > 图书馆未来

ACRL2015大学图书馆环境扫描报告全文

时间:2016-03-14 09:45:17  来源:  作者:

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每两年发布高等教育环境扫描报告,分析潜在的对学术图书馆发展产生持续影响的趋势。2015大学图书馆环境扫描包含两个部分的内容,一个是一年前(2014年3月)已发布的 “学术图书馆的前沿趋势”报告。另外一个即刚发布的2015环境扫描报告。此报告是对当前环境下的学术图书馆发展环境进行概述,而非详尽的调查。报告主要阐述了高等教育总体趋势,以及它们对图书馆馆藏和访问的影响,研究数据服务,发现服务,图书馆设施,学术交流和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的影响。
报告分为以下部分:
l 高等教育环境
l 图书馆馆藏和采购
l 研究数据服务
l 发现服务
l 图书馆设施
l 学术交流
l 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的影响

1.高等教育环境

在美国经济日益不平等的今天,人们高度关注社会流动性和一般福利。由于受教育水平与未来收入存在显性关联,高等教育的可负担性成了媒体常讨论的话题。不断增长的学生债务促使了对高等教育花费和产出进行更严格的监督。2014年12月,奥巴马政府发布了大学评级计划框架,把联邦资助和一些性能评价指标联系起来,如大学的平均净价(college’s average net price),学生的毕业率,接受Pell奖学金资助的学生比率,就业市场结果和贷款偿还率。

许多大学同时还依赖学生学费来支付其大部分的运营开支。大多数公共机构都在经历削减开支以及更多的政府监督。很多社区大学发现难以满足学生的需求为其提供更多的高等教育学历机会。

研究资助经费的减少给研究机构带来了更加激烈的竞争。同时,数据密集型研究需要新的相关设施和数据管理服务,联邦政府也决定对外开放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成果。联邦政府机构已经提交并正在修改资助计划以符合2013年2月白宫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发布的政策指导。

技术正在推进高等教育新的支付模式。盈利性院校和开放教育模式为传统教育机构提供了方便的替代选择。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s)和基于能力的教育模型(CBE)代表了高等市场选择。在线教育对成人来说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选择,庞大的教育人口基数成为众多盈利性机构关注的重点,这些学生可以在自主选择的基础上,以更低的投入完成学位课程和获得学位凭证。技术让学生,老师和管理人员可以在现有设施和服务模型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当前技术环境通过新的方式把以往被认为是分离和‘不可连接’的东西连接到了一起,包括人、资源、经验、多样化内容和社区、专家和新手、正式和非正式的模式、导师和顾问。
2.图书馆馆藏与采购
2.1图书馆馆藏发展概述

在学术记录(如学习资料/对象,开放获取资料,免费数字资源等)逐渐多元化的当今,图书馆正在对它们的馆藏实践和战略进行重新评估,并针对馆藏管理发展出一种新的全面的建设方法。为了阐述这种多元化,Dempsey、Malpas和Lovoie(2014)建立了基于资源管理,不足及独特性的分析矩阵,为馆藏的管理者提供一些有用的指导。作者详细的对“由外而内”(外部供应商提供的并由图书馆许可的信息)和“由内而外”(本地创造资源比如数字化馆藏,学习对象等)两种资源建设的后果和影响进行说明,这份指南可以为图书馆资源管理/保存,基础设施,合作及内外部工作流提供指导。
2.2仍在不断变化的电子书

电子书市场仍在不断变化,多数出版商通过主题库或单独订单的方式直接或是通过资源聚合提供图书馆电子资源。值得一提的是大学出版社与知名学术门户合作十分成功,例如MUSE项目和JSTOR项目。由于在打印、下载和重用内容的限制,数字版权管理(DRM)仍是图书馆管理和使用电子书所面临一大挑战(尤其是长期保存和馆际互借)。部分DRM问题可以通过个体出版商直接提供内容或者第三方机构和这些出版商达成更多许可协议得以消除。部分出版商还提供按需打印,比如Springer允许打印整本电子书而不是其中的几个章节。

多数电子书的讨论集中在印刷图书在学术交流中的角色以及其能否在学术生态系统中保持主要地位。正如Schonfield在其论文中所提到的,数字形式的内容目前还没有被完全接受。大量研究表明,对用户和研究员来说,不论是在基础研究还是在实际阅读中,电子书和印刷图书扮演着完全不同的角色。(Rod-Welch et al. 2013; Staiger 2012; Li et al. 2011)

尽管不断有人预测无书图书馆的出现,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几个案例而已。援引最新的美国图书馆报告(Long&Schofield 2014),纸质图书向电子书的过渡并没有早前预计的那么顺畅。多数图书馆馆长称电子书的大规模订购并没有导致印刷图书大规模的减少。另一份Ithaka S+R报告提到大多数教师都对只有电子图书的未来感到担心。即使是自然科学,也只有大约15%教师对“图书馆不一定要有纸本书”这样的声明表示欢迎。当然,教师们同时也认为印刷图书(尤其是使用率较低的书)需要转移到保存设施。根据这种说法,只有大约20%—25%的图书馆馆长仍然把购买印刷图书当做研究级馆藏建设的优先考虑。一些馆员表示电子书的增长可以通过建立和扩大电子书批准计划的方式进行,而在此计划中科技纸本出版物中不再需要实体保存。然而即便有电子书批准计划,相当比例的图书还是以印刷形式存在。

电子书采购和管理中还有一个复杂问题是机构间电子书借阅。大多数电子图书许可对书的共享进行相对严格的限制,这对馆际互借是非常大的挑战。Springe在德州理工大学,泛西北图书馆联盟(GWLA)和夏威夷马诺大学之间开展新的试点,提供了一项新的电子书的选择,实现电子书馆际互借。新的接口--Occam阅读器,作为广泛使用的ILLIAD借阅软件新增功能,正在测试跨机构馆际互借(Anderson 2014)。
2.3流媒体/视频

图书馆订阅流媒体和视频服务(比如Kanopy,Alexander Street Press,Naxos)的数量越来越多。一些图书馆尝试利用DDA(用户驱动采购)模式来订阅流媒体服务,以用户浏览或听来触发流媒体许可购买。Kanopy是这种服务模型的佼佼者。流媒体服务对图书馆的技术服务 (如公共演出权利许可),系统工作流(比如确保兼容EZ代理服务器),访问和发现(如MARC记录获取) 有明显的影响。教学和研究中DRM重用限制、图书馆对流媒体资源的永久使用权,及增加带宽是几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启示: 

l 图书馆应当继续与供应商合作,更好地管理电子书内容的共享和保存

l 图书馆将需要继续对电子版和印刷版的资源进行混合管理,平衡用户需求、喜好,物理空间问题及访问四个方面。

l 流媒体自身还存在诸多挑战,这些挑战正在被图书馆和供应商讨论与协商中。
2.
4用户驱动采购

电子书数据驱动收购(DataDriven Acquisition)和用户驱动收购(PDA)试点工作已经比较成熟,并且成了很多学术图书馆和联盟采购工作中的一部分。鉴于这一重大转变,NISO近期推出了一组DDA实践建议(NISO2014b)。虽然主要面向电子书,这些标准同样适用于印刷图书的DDA,并且已经在一些通过使用Open WorldCat作为基础发现层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学术机构中得到实验。一些供应商如Springer已允许按需打印,但是要求购买特定的整个电子书库包。DDA模型可以节省了很多成本,并是实时馆藏建设和长期馆藏建设战略转换的前沿。

虽然DDA模型对图书馆馆藏预算有一定影响,但其模型的可持续性仍存在问题,尤其是最近多个出版商的短期借贷价格都有所增长(有的几乎增加了一倍)。Wiley和Palgrave等出版商,在市场上新推出了一种叫“循证采购(evidence-based collections)”的模型,该模型下用户支付一定的前期费用后可以在一年内访问所有的标题,然后到期后图书馆可以根据使用量选择部分标题加入到永久馆藏中,但是必须以预先同意的最低费用进行支付。新的出版模式的一个重要含义是,它们更偏重订阅,而DDA模型偏重于传统化的图书采购模型并且无需预先支付任何费用(记录下载除外)。这些出版商导向的模型的好处在于较少(或没有)限制DRM,而潜在的问题是对馆藏使用的评估。换句话说,多少次的使用才可以达到创建一个类目的标准呢?对一个PDF文件某一章节的下载或者是登陆页面一次简单的浏览足够成为指标么?
启示:
      l 图书馆应该认真评估DDA项目,并且收集细致的用户使用数据来完成评估。

新的出版商模型,如循证采购,都还相对比较新,有待进行认真评估
2.5
教材及参考书目

教材的可负担性和基于课程的阅读(course-adoptedreadings)仍是图书馆员关注的热点(Demas 2014),很多计划都在试点中。美国部分州已经通过立法来解决教科书成本问题,因为联邦政府要求学生在进入课堂之前首先应当获得课本。图书馆在教材支持和收购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仍在不断变化。图书馆已经开始通过直接资助开放教育资源(OER),作为应对不断上涨的教育成本的手段 。一些机构开始关注基于课程的阅读,并且推广使用电子资源来更好的满足用户的需求(如北卡罗来纳大学的Greensboro试点)。另外一种方法是使用现有的馆藏资金或专项资金购买特定领域教材并将其储存起来。
启示:图书馆可以在提供教材和基于课程的资源(电子)访问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需要和很多大学内部负责教材和课程阅读系统的人员合作
2.6
集体收藏管理/合作印本管理

纸本图书共享仍然是学术图书馆的关注点之一,其可以更有效管理和保留印刷馆藏,增加用户获取。OCLC2013年“理解集体馆藏”(Dempsey et al.2013)报告提到图书馆正在从本地馆藏服务转向依赖合作化基础设施,集体化馆藏,共享技术平台和机构以上的管理战略(OCLC2013)。

谅解备忘录(MOUse)在管理和构建共享馆藏决策过程中越来越常见(Demas 2014)。根据最近的一份ARL SPEC调查显示(Crist和Stambaugh2014),这些合作关系更加着眼于回朔馆藏的共享管理而不是未来新购资源的共享。虽然大多数合作主要发生在公共或者州立大学之间,但是目前向着公共图书馆—私立图书馆合作的方向发展(比如Emory和Georgia理工学院)。相对的,新的咨询服务也出现了,如可持续收集服务(SCS)是以一种数据驱动的方式协助单个学术图书馆详细选择资源。

ARL SPEC Kits也关注纸本保存政策和不同机构、联盟间的共享合作纸本书籍计划。他们指导图书馆如何建立基础设施和并阐述过程中存在的潜在问题,还提供相关利益方的交流策略。ARL Spec Kit#337主要关注研究性图书馆的纸本书籍保留决策过程,按不同类型流通方式来决定保存,包括开架,馆员上架,远程上架等。Spec Kit#345关注共享印本计划,分析ARL会员图书馆在参与共享印本计划中的范围,共享项目的类型、范围、基本要素、参与的价值和好处,以及不同图书馆在其中扮演的角色。345计划还关注研究印刷专著共享和“未来”服务,如数字化电子化时代回朔性馆藏的潜在利用。新的服务包括共享馆藏的数字化协调,按需扫描服务,纸本和电子元数据的对照,以及加强馆际互借网络。
共享馆藏的访问和可获得性也是考虑问题之一。用户怎样能无缝定位这些馆藏?一些图书馆联盟和地区机构正在或者已经实施联合/统一自动化系统来管理这些印刷形式和数字形式的共享收藏。
启示:
        l 应该对共享馆藏的合作、协调管理有一个持续的回顾,并且思考如何加强这些收藏和它们的数字版本间的联系。
2.7
馆藏评价

图书馆馆藏指标一直用来评价对馆藏使用和它们与学术间的相关关系。馆藏指标也被用来反映机构的大小、排名和声望。当前主要关注馆藏怎样支持图书馆符合学校的战略/任务/目标,以及它们在帮助科研人员的研究,学生学术成就和其他标准上所做出的贡献。

传统方面,这些指标关注图书馆拥有和管理的资源。鉴于图书馆的资源范围已经扩展到e-research,数据,开放获取资源,原生数字资源和开放教育资源,因此全面跟踪和评价机构馆藏及其他仓储,分析跨机构的测量指标等问题已经变得十分必要。另外,新的研究正评估持续的学术传播如何帮助深化研究和加强机构的地位。(Webometrics n.d)

博客,社交媒体,机构储存等新学术交流方式诞生了新的计量方法--替代计量学,它提供新的指标来评价科研人员工作的重要性,同时也影响很多图书馆发展和评估馆藏的方式。新的计量也为图书馆员创造了和研究人员合作的机会,和研究人员共同分析学术影响应该怎样测算,还可以和相关其他利益方一道创建新的学术评价标准(NISO 替代计量学倡议 2014)。
启示:
       l 图书馆要跳出传统资源的界限并引入新的学术传播模型来持续的跟踪和评估馆藏。
       图书馆员将和研究人员一起来评估新的学术模型的影响,找到新方法评估馆藏发展,馆藏管理和数据管理。
3
研究数据服务
3.1.响应政府和资助机构政策

2013年,美国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OSTP)向其下属的所有职能部门和机构发布“增加联邦资助研究成果的访问(Holdren 2013)”的政策。这项政策要求联邦政府直接资助的研究成果,包括同行评审出版物和数字形式的科学数据,都能被公众、各行业和科学社区用户访问和使用。如今,所有年度预算超过1亿美元的联邦资助机构都需要科研人员制定研究成果共享计划,包括向公众开放其研究数据。高等教育机构、研究社区以及出版商都在努力构建合适的传播平台以利于这些联邦研究机构在未来分享其研究成果,然而它们的路径并不相同。很多学术图书馆参与 “SHaredAccess Research Ecosystem(SHARE)项目(2014)”中,而超过100多家出版商则是共同支持“Clearinghosue for the OpenResearch of the United States(CHORUS)项目(2014)”。目前未知这两个解决方案哪个最终能更好地为联邦机构服务,但是数据链接问题可能是一个关键区别。

新的OSTP政策支持最大化公众访问数字化研究数据的同时保护机密和个人隐私。然而,在隐私保护和科学研究自主性中保持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1996年制订的《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HIPAA)隐私规范》,它试图规范在允许使用健康数据的同时保护患者的隐私权利。但据研究,HIPAA政策的解释和执行成本十分巨大,给健康研究造成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负面结果(Nass,Levit,Gostin2009)。研究呼吁建立一个新的法律和监督框架以更好地保护隐私和方便负责的健康研究,同时要求数据供应商建立更强大的安全保障并且在识别出未授权信息后对其合法禁止。无论新的OSTP政策将如何解决公共数据访问过程中出现的技术,法律和伦理问题,学术图书馆员(无论是为数据创造者还是为数据用户服务)都将有更多的机会提供超越数据管理计划咨询的更高价值的服务(Goben and Salo 2013)。
启示:
       l 未来的学术图书馆研究数据服务将继续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学术因素和政府政策驱动,同时也将成为国内发展和国际竞争与合作的重点
       学术图书馆需要将它们的人力和智力资源整合起来,并利用最新的跨机构数字化平台传播多种形式学术项目。
       l 学术图书馆可以利用它们在数据监护,保存和数据管理上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来支持、教育和促进政府机构的数据和信息能更容易被公众使用和访问。
3.2.
理解科研人员的数据共享和管理实践

广泛的机构数据要求在规范和潜在改变科研人员行为的同时,也正影响日常的研究数据共享、管理和保存的实践工作。理解研究社区的规范,社区在可用资源方面的意识以及科研人员增强自身研究可视性的强烈愿望也同样的重要(Kim 和Stanton 2012)。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反思自身的数据共享能力和实际遭遇的挑战。机构正尝试确定科研人员真实的数据需求并制定更多的研究数据服务计划。同时,学术图书馆员也针对各种群体进行了更多的调查和采访,探寻他们现阶段处理数据的策略。

根据一份对超过1000名科学家进行的国际调查中发现,尽管大多数科研人员认识到数据共享和保存的重要性,但他们仍受到时间、预算和可用工具和支持方面信息的限制(Tenopir et al. 2011)。另一项由Wiley出版商(Ferguson2014)主导的对超过2000名科学家的调查发现研究数据共享在国家和学科方面存在差异,也发现研究人员只有在得到完整的信誉证明并且确保数据的共享能够增加他们在学术社区的影响力的情况下才肯分享研究数据。

从科学家们的角度而言(Marx2012;Budin-Ljosne et al.2014),在更广泛的学术社区中分享研究数据仍然面临着很多挑战。即便在同一个联盟同一学科的数据共享也非常困难,尤其在数据重用时需要分享关于研究方法的细节和软件工具信息。面对这些挑战,科学家们并不积极参与解决,其理由是共享数据所需的识别规范和伦理标准尚未建立。

小规模的科学家和学术社区调研为图书馆员创造和科研人员深入对话的机会,馆员能向用户推广新的数据服务(Diekema et al.2014;Williams2013a)。图书馆员发现大多数科研人员尚未意识到图书馆能在研究数据生命周期提供各种服务,并且图书馆员可以传授他们在相关领域研究数据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技能。

可用的资源和信息与需要数据管理与共享支持服务的科研人员间存在着明显的鸿沟。因此,图书馆还需要以创新的眼光进行拓展和教育,并推行新的服务或者是新的研究项目。细致的策略可能包括为需要数据管理服务的研究人员提供一份学术出版物书目(Williams 2013b);或者是研究人员需要实现研究数据存档时制定计划(Nilsenet al.2013)。
启示:
       l 学科和方法的差异影响研究员的数据收集、分析和共享行为,从而需要数据服务图书馆员更深入的理解研究过程,这样才能在不同的领域提供合适的服务。
       越来越多的数据管理和监护服务将基于对特定研究项目需求和实践的评估。
       l 学术图书馆需要创新的延伸策略向用户推广数据服务,因为研究人员尚未意识到图书馆在数据管理方面的专业经验及拥有的资源与工具。
3.3.
数据监护服务的发展

就如OCLC数据监护政策工作小组(Erway 2013)指出的,虽然学术图书馆仍然是研究数据的掌管者并且关心这些“特殊财产”的长期保存,但是大学之间甚至是机构之间的合作才是数据监护服务能否成功的关键。图书馆与其他大学或是机构单位的合作,如研究管理办公室,可以使一些研究范围小的大学参与科研人员的数据管理教育培训,并对研究数据进行长期管理(Shorish 2012)。

学术图书馆数据管理服务已从简单的机构仓储发展到更多定制服务,馆员也能和科研人员更近距离的合作(Olendorf and Koch 2012;Miller etal. 2014)。学术图书馆与学科资料库合作实现最大化提高研究人员保存的“隐蔽数据”的可见性(Akers andGreen 2014)。数据监护的质量控制是现阶段的一个主要挑战。根据一篇数据质量控制的综述文章所指出的(Peeret al.2014),即使是机构数据仓储也不合适评价沉积数据。然而,质量管控新的趋势已经明确。工作流模型和实例已经在数据管理社区中进行展示和共享,这将促进数据保存更加流程化和可计算(Giarlo 2013;Hense and Quadt2011;Johnston 2014a)。

研究数据管理既需要广泛的、跨学科的专业知识,同时还要有在科学、工程学和数据管理方面的知识(Mayernik et al.2014)。针对此方面日益增长的需求,JohnG.Wolbach图书馆Harvard-Smithsonian天体物理中心和哈佛大学图书馆开展了“图书馆员数据科学家培训(DSTL4L)”,提供课程来培训图书馆员对应的技能。

最近的一项安置率分析显示应用知识和实践经验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数据监护课程的毕业生能否在图书馆或行业其他机构中获得工作。继续教育计划允许数据管理者在现有岗位上深入发展他们的技能,并在不断变化的数据管理服务过程中面对各种挑战(Palmer et al.2014)。
启示:
       l 数据监护和保存需要大学之间和机构单位之间更多的合作,图书馆可以成为政策发展和计划制定过程中的发起者和协调者。
       根据特定研究社区需要进行定制服务,实施可靠的数据质量控制需要图书馆员对研究进程更深入的理解和更深入的参与到研究人员当中。
       l 数据监护人员既需要正规的图书馆专业技能教育也需要持续的继续教育培训,同时这些技能还需要与实际的工程、科学及数据管理领域实践挂钩
3.4.
数据信息素养:国家和地区的项目

数据服务馆员一直以来都提倡把数据素养作为信息素养的核心组成。最近数据素养已经上升到理论层面,形成一个包含核心内容和详细数据素养能力的列表 (Prado and Marzal 2013)。学术图书馆的数据馆员在数据信息素养方面展示了更多合作和收集能力:收集用户信息,参与机构和学科间的对话,发展和共享指导材料、教学策略和实践经验。

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机构(The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2013年成功资助了一个多机构数据信息素养项目。该项目吸引Purdue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俄勒冈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等不同机构的负责数据服务的图书馆员和学科专家参加。项目中利用一个标准的测量工具对教师和毕业生的需求进行评测,并形成不同的指导方法 (Carlson et al.2013;Carlson etal.2014)。

另一个多机构数据信息传递项目是“新英格兰合作化数据管理课程(NECDMC)项目(2015)”,参加者来自Countway医学图书馆,马萨诸塞州大学医学院和Tufts大学海洋生物实验室以及Woods Hole海洋机构图书馆。该项目在“数据管理课程(Martin et al.2012)”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一系列最佳实践的模型,能够在不同的背景环境下适用。项目参与者还收集了很多不同的学科研究数据管理的实际案例,用于指导实践。
启示:
       l 数据信息素养被视为高等教育中整体信息素养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数据图书馆员需要积极主动地参与信息素养对话,从新的教育策略中学习,并基于他们的专业视角做出贡献。
       无论是被分配或是本身就对数据信息素养指导和数据管理实践感兴趣,数据馆员或者学科馆员可以从现有的国家和地区合作数据服务项目模型和课程材料中受益,并根据本地环境来定制化个性服务
3.5.
数据管理服务:学科馆员的新方向

新的数据服务馆员需要和学科专家合作来提供针对特定学科的数据管理服务。很多时候学术图书馆选择把数据管理的责任添加到图书馆员现有的学科服务责任中,并非聘请新的数据管理专家。不管如何,学科馆员面临新的挑战和机会,他们需要数据管理相关的技能和知识。

图书馆员正在关注许多学科领域(如自然科学,商务和健康学)新的专业需求,并且发表一系列针对特定领域的数据管理相关研究。数字人文领域也为图书馆员提供数据管理服务开辟了新的空间。Adams和Gunn(2013)研究发现数据服务部门正在越来越多的学术图书馆中出现,学校管理者、科研人员和图书馆员看到了在人文学科中和自然科学一样使用数据的可能性”。

研究人员调查了学术馆员对新兴起的数据管理角色的认知和态度,发现馆员和学术图书馆管理者在认知方面存在一些差异(Tenopir et al.2013;Tenopir etal.2014)。由于馆员需要直接承担研究数据管理支持等更多责任,因而他们也认识到他们现有知识技能与预期有很大差距。尽管管理者相信他们提供许多培训来缩小差距,但馆员认为他们无法在图书馆中获得完全的支持。
启示:
       l 支持学术研究的新角色,特别是研究数据服务,正在学术图书馆中兴起。新的机会促使图书馆员参与到科研研究进程中去,同时也鼓舞那些有远见的图书馆领导重新优化图书馆功能,甚至重组图书馆结构来适应新的需求和进行潜在创新。
       在实施复杂的研究支持项目过程中,比如数据发现,收集,存档,管理和监护项目,学术图书馆不同部门间的合作变得越来越常见和重要。跨部门的对话,观察和示范将在发展新型跨部门合作网络中变得有价值。
       l 应该为所有图书馆员创造专业发展机会,不仅仅是参加会议或短期培训,还需要从时间上和经济上支持图书馆员参加继续教育和获得新的专业技能证书
4
发现服务

很多图书馆已经应用发现层面的服务来支持不同类型资源和馆藏间统一检索及传递统一结果。通过发现服务配置以及本地强化或定制,图书馆增强用户的体验,并将图书馆的印本资源,媒体,电子资源,图书馆服务,图书馆员专业知识以及资源指导统合在一起。强化发现服务要求图书馆员必须有系统化的思维和网络开发能力。
4.1共享图书馆集成系统(Shared 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s)/资源管理系统(RMS)

学术图书馆继续通过发现服务来探索更广泛的资源和信息访问途径。图书馆对共享图书馆集成系统(ILS)和资源管理系统(RMS)的兴趣日益增长,这些系统可以提供稳定的基础设施,并协调图书馆联盟和跨校园系统的图书馆资源调度(比如Orbis-Cascade联盟,IllinoisHeartland图书馆系统)。

为满足用户的期望和偏好,图书馆系统界面设计越来越仿照商业领域的发现界面。例如,Google搜索引擎的流行和成功导致许多系统提供了一个类似Google的搜索框界面(提供了更多的高级搜索特征选项),有些还提供类似Amazon的“推荐”系统和相关排名功能。而云系统和云服务正取代传统技术和存储设施来支持这些变化。
启示:
       l 发现系统和共享ILS/RMS系统的发展使许多机构能够提供用户更广泛的图书馆馆藏访问途径,同时提供底层基础设施来支持这种合作的伙伴关系。
       l 图书馆在开发和选择发现系统时应当考虑用户的期望和信息获取行为模式
4.2
合作

大规模、跨机构的数字化馆藏或技术设施合作也改变了发现服务。比如“美国数字化项目图书馆”项目和Europeana等其他一些大型的门户网站合作,向用户提供大量机构多样化的研究资料。美国国会图书馆和推特(Twitter)的大规模合作项目提供全世界推文的访问,并推出了新的信息保存和访问模式。CLIR和Vanderbit大学成立“大规模一致性委员会”以帮助分析国家性数字化项目和转化高等教育成果。

对设计共享代码的平台以及图书馆社区增值服务的关注是现有图书馆项目和以往项目的区别所在,比如支持app和其他工具开发的API服务。

随着独立门户,存储库和在线目录的持续增长,图书馆想要创建无缝的发现环境和服务来帮助研究员找到所有的“信息孤岛”。最新的进展包括无需将“信息孤岛”底层进行整合,用户可以借助开源发现应用来跨目录、存储库和数字化图书馆搜索并查看各种不同格式和类型数据(图书,手稿,图片,ETD,电子期刊等)
启示:
      l 通过提供广泛的馆藏访问门户,图书馆将继续满足用户需求,扩大大规模数字化的优势,并增加能够便利用户搜索、发现和操作内容的服务层。
4.3
用户驱动研究:关联数据,数据挖掘及分析工具

关联数据通过语义网络在相关数据之间创造联系。随着图书馆逐渐使用“资源描述框架(RDF)”,统一资源标识符(URI),W3C标准以及其他的数据管理最佳实践,科研人员可以更容易发现数据,并从中受益。更棒的是,它赋予科研人员在相关数据间建立新的关联的能力并促进新知识的创造(Lambert and Southwick 2014;Krafftand Corson-Rikert 2014)。

支持数据挖掘的平台同时也支持用户驱动的研究。例如,HathiTrust研究中心向研究者提供了HathiTrust数字化图书馆的HT语料库,用以非盈利和教育性目的。图书馆也利用供应商提供的数字化资料来支持文本和数据挖掘。
另外,已经有多个分析工具开发出来帮助研究者执行文本分析和创造可视化数据,比如Google图书N-Gram阅读器,Voyant工具,和Raw(Kerr 2014;Varner 2014)。
启示:
      l 图书馆通过提供丰富、深度的内容平台并借助发现和分析工具来增强用户个人学习研究能力
5
图书馆设施
5.1图书馆设施

2013年,Ithaka S&R的美国图书馆调查强调了一个认同,那就是图书馆是大学和学生们取得成功的关键。在这份调查中,将近百分之九十的学士、博硕士学位培养机构认为“为学生们提供一个合作场所”(Long& Schonfield 33)是优先事项。现阶段关于图书馆设施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帮助学生成功以及图书馆作为学术或学习空间职能。Holmgren和Spencer(2014)在图书馆和信息资源委员会(CLIR)资助的首席信息官工作组讨论中总结道,到2024年,许多图书馆建筑将成为学术空间,其主要职能提供学术支持服务,以及剩余的空间用来储存图书。”

随着图书馆空间将用作新的用途,最先进的技术访问和支持,灵活的基础设施和家具来满足现阶段与未来需求,更广泛用户的可达性,以及环境友好性等特征在图书馆空间满足机构目标过程中变得非常重要。图书馆建设和改造项目需要与大学的相关利益方进行磋商和协作。Brad Lukanic(2014)在其“大学如何调整以适应未来”的文章中指出了大学需要重视四个方面内容:响应校园战略和业务需求,为每种服务提供所需的技术,满足当前和未来需求的灵活性,以及提供参与的空间。

图书馆开始融入校园的各个部分,关注学生事务和校园人群的生活,并发展出一些综合的方法来促进全体学生的成功。无缝的学术支持服务也在与图书馆中开始出现。最近,一些新的图书馆建筑在此理念下设计并完成。如西雅图大学图书馆和Grand Valley州立大学(图书馆SeattleUniversity,n.d.; GVSU Libraries 2013-2015)都有专门物理空间为学生提供额外服务,如辅导和写作中心,还提供诸多媒体制作工具。除了提供合作空间,GVSU图书馆还提供了专门的安静学习空间(GVSU 图书馆 2013-2015)。新的图书馆建筑和家具在设计时需考虑到未来的灵活性。

教学和课程的变化使得图书馆管理层在重修图书馆和新添设施时加入了更多的技术增强元素。新设计的空间加入了一系列支持多模式教学和学习的新技术,支持团队和个人的工作。很多图书馆提供多媒体制作设备并且提供技术工具外借来支持富媒体内容的创造。

Lippincott,Hemmasi和Lewis(June2014)描述的数字学术中心已经在各类型学术机构中逐渐出现,涉及到多种学科,目的是集中管理昂贵设备、专业知识以及提供服务,其中服务包括为研究项目规划,软件应用,元数据,知识产权保护和保存等问题提供帮助。正如作者指出的那样,“[数字学术]中心在早期阶段尝试各种服务和人员配备模型,和研究者们发展伙伴关系;即使是已建设的中心也经常调整其工作优先顺序和服务水平,这是数字学术中心本质所决定的。”身处校园的中心地带,图书馆是建设这类中心的最佳地点。

创建新类型空间,并对它们的产出和好处进行评估变得越来越重要。随着图书馆服务和馆藏的升级,对图书馆所处教学、学习和学术研究环境的理解变得十分有必要,这是确保图书馆设施能够持续满足用户期望的关键。
启示:
       l 随着图书馆更多被要求和校园的其他办公场所共享空间,有必要用创新的视角来拓展空间来为这种共享创造条件,同时也应确保图书馆的传统服务的持续运作。
       l 那些无法新建空间或重塑空间的机构图书馆应该考虑其他的办法来创建类似的共享联系。做法包括减少图书存储空间,腾出新的场所用以提供新技术和新设备,或与图书馆以外的场所进行合作。
       l 对于新服务、新定位的专业知识支持需要新的图书馆员工角色。对新服务的支持并不局限于传统的图书馆服务如培训,还需要更加复杂的技能:3D打印,可视化实验室或多媒体制作
5.2 3D
服务,Makerspaces和技术服务

另一项影响学术图书馆建筑和设施发展的是建立前沿技术中心。在这个中心内,学生可以体验和使用最新技术,如3D打印扫描,高级多媒体制作,以及可视化工具。通常情况下,这些服务一般都设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并提供一个或多个使用选择。

移动应用开发中心提供了学生们自主开发移动应用的机会,并在多种设备上测试他们的产品。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Hunt图书馆(在2013年完工)设立了大规模可视化技术体验中心,游戏实验室,决策剧场,视音频工作室以及一个拥有激光切割和3D打印的创客空间(Makerspace)。

“Makerspace”是一个通用概念,它包括从手工技艺到制作机器人等不同级别的内容。学生们享受以团队的形式开发和测试新技术,他们通常不收费或只是象征性的收一点费用,教员们也接受图书馆内的新技术并且设想将图书馆提供的新技术应用到课堂教学上,图书馆管理者也可以看到不断增长的图书馆空间、服务使用和流通。这些新的技术服务让图书馆位于校园的“中心”,并且扩展了其资源的可见性和价值。随着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开始探索空间, LibraryMakerspaces-L@ists.ufl.edu等资源为想要启动3D打印服务和创建创客空间环境的图书馆提供专业的知识和经验。

外界要求图书馆为学生们提供机会,使他们在新的高科技环境中变得更有创新能力。图书馆可以在馆内提供技术或者是让这些技术流通起来(例如培训)。为了最好的利用这些技术,图书馆应当在使用之前就制定好相关使用、防盗和损坏有关的内部程序和政策。提供一个3D打印机同样需要额外的政策,指导,空间考虑,员工工作流与培训等方面的支持(Garciaet al.;Gonzalez和 Bennett 2014;Moorefield-Lang2014;Colegrove2012)。

图书馆提供的这些机会不仅为学生服务,同时也给教员和科研人员带来了方便,他们可以用这些技术开发新课程方案和利用这些技术实验室教学。图书馆可以深入发展这些校园伙伴关系,寻求相关的资金或者是其他的资助计划,用这些资金来维护和购买新技术。
启示:
       l 技术相关服务的建设需要持续的支持和基础设施支撑,具体包括:用户培训,拥有相关专业技术的员工,足够的空间和能力来保证物理设备可用,持续的资源来确保服务更新,同时还需要必要的政策和指导。
       l 图书馆和教育技术、媒体制作以及其他新兴技术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必须与机构评估和空间计划相结合,确保图书馆设施能够满足用户未来的期望
6
学术交流
6.1高校图书馆成为出版商

高校图书馆承担出版任务在过去几年逐渐变得普遍。Hahn(2008)在2007年对ARL图书馆进行调查,结果显示ARL的80个图书馆成员中有44%表示它们提供过出版服务,另外21%正计划推出出版服务。2010年末的一项类似调查也显示这种趋势正在不断扩大,有大约一半(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经或者正在考虑提供出版服务,超过四分之三的ARL成员表示非常感兴趣(Mullins et al.2012)。2014年成立的“图书馆出版联盟(LibraryPublishing Coalition)”是一个社区支持的机构,其致力于研究和支持图书馆出版业务。该机构提供的图书馆出版目录(Lippincott 2015)综合124所不同高校图书馆的出版活动。图书馆出版业务种类有很多,从学术期刊到学术专著,还有技术报告,而期刊占主要地位。Hahn(2008)的报告中ARL图书馆共出版265种不同的期刊,而Lippincott(2015)提供的目录中的,124家图书馆出版了432种校内期刊以及195种跨机构期刊,其中校内期刊97%都是开放获取。ACRL近期发布了一份详尽指南(Getting the Word Out:Academic Libraries as Scholarly Publishers),解释了高校图书馆为什么、怎么样以及出版哪些内容 (Bonn & Furlough 2015)。
启示:
       l 图书馆可以通过出版业务来支持开放获取学术
       l 图书馆作为出版商可以与校内学术机构以及其他校园单位保持合作
6.2
版权问题和合理使用

随着高等教育技术和学术交流实践的持续发展,现有的版权法并不能总是跟得上新出现的情况。在这种环境下,高校图书馆需要在一系列最佳实践指导来指导合理使用材料,尤其是专门针对学者的。为了支持标准化实践和阐明当前主题中的共识,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ARL)和美国大学交流学院的媒体和社会影响中心(CMSI)及信息正义和知识产权计划(Programon information Justic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联合发布了一份“高校和研究图书馆合理使用最佳实践准则”(Adler et al.2012)。CMSI还发布了一份“图书馆和档案机构合理使用无主作品最佳实践声明”(Aufderheide et al. 2014)。很多研究图书馆均有合理使用、作者版权和版权法方面的的专家。
启示:
       版权管理是一个策略十分复杂的领域。图书馆员可以通过建立最佳实践和发展相关的政策来提供建议。
6.3
替代计量学(Altmetrics)

随着在线学术交流的日益增加,替代计量学作为一种测算社交媒体的可见性与研究影响的方法正在逐渐兴起,它主要衡量网络参与学术产出的程度。替代计量学其中统计的一项是个人提及,包括提及次数,提及地方以及提及时引用相关研究的次数。替代计量指标是是对现有的引用计量、影响因子和同行评论衡量法的补充。2013年,AlfredP.Sloan基金会资助国家信息标准组织(NISO)探索,识别和推进这种新型评估方法相关的最佳实践标准化。NISO的“可替代评估计量计划”也为数据集、可视化图形、软件和应用等非传统研究结果探索可能的评估标准。一些先进的出版商开始利用替代指标。2013年,Wiley和Altmetrics社区合作在其部分期刊和开放获取期刊中尝试替代计量指标。多数试点期刊获得高评分,证明这些刊物是受到很多关注的,并且拥有重要的影响。在试点中,Wiley还调查网络用户对替代计量的看法,其中65%的用户认为这种测量方法是有效的,77%的用户表示替代计量指标增加了期刊文章的价值,50%的用户表示他们愿意或者强烈愿意提交一篇论文给期刊来表示他们对替代计量方法的支持(Warne 2014)。因此,现在Wiley所有的开放获取期刊都采用了替代计量方法。其他学术出版商比如Elsevier和Sage也开始提供文章级别的替代计量信息,包括读者通过社交媒体(如博客和新闻)进行的评论和分享,还提供Altmetric评分和人数统计。
启示:
       l 随着机构仓储角色重要性的增加,学术图书馆员应该开展工作流和咨询服务,用以支持机构、学科和临时仓储的研究成果保存。
       l 随着一致性要求的不断发展,高校图书馆员应带头发展开放获取和作者版权业务方面的教育性计划
       l 为增强开放获取内容的可发现性,图书馆员需要与主要的出版商合作来索引开放获取期刊。
       l 开放获取期刊内容可获得性的不断增加将会影响本地馆藏的订阅计划,因为图书馆将权衡 “传递/获取”或“所有权/保留”两种模式
       l 鉴于替代计量指标可以测量网络学术影响,研究者们将会更多选择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的研究结果来给他们的学术网络带来最佳利益
7
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的影响

高校图书馆中的问责制度越来越普遍,基于绩效的预算管理成为大学中越来越常见的做法。“高校图书馆价值”报告(Oakleaf2010)和另外一份图书馆价值主题报告(Brown和Malenfant2012)都强调持续性的明确记录图书馆对学生学习和未来成就影响的重要性。Brown和Malenfant的报告强烈建议图书馆员多角度全面的理解图书馆对学生学习的影响,并指图书馆出需要提升评估的能力来记录和交流这些影响。研究还建议提升图书馆员在设计和实施重要战略评估活动、发展广泛的高等教育组织伙伴关系以及更好的应用现有ACRL评估资源等方面的职业素养。
7.1评估进行时

为了解决评估图书馆对学生影响问题,ACRL正开展一个跨度多年的“评估进行时(Assessment in Action)”项目,该项目与机构研究协会(Association of InstitutionalResearch)、公立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Land-grantUniversities)合作进行,并由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机构资助。这个项目致力于发展有效的方法来展示高校图书馆如何影响学生学习和成就(大学&研究性图书馆2014)。ACRL近期发布了该项目的一篇报告,报告综合70多个参与了项目的高等教育机构的实验成果(Brown and Malenfant 2015)。报告中实验成果显示图书馆和全体学生学习成就是正面积极的关系。该研究调查了一系列图书馆服务的效率,包括图书馆指引,研究和学习空间,教学游戏的使用,图书馆应用社交媒体以及其他与校园机构的合作服务。

ALA团队应用了包括调查,评量表,前测与后测,访谈,以及焦点小组等多种评估的方法和工具。ALA团队的经验证明,当图书馆和其他校园单位合作并且符合机构目标,同时运用混合方法,并将评估作为图书馆员职责时,图书馆的评估最具有效率。在建立图书馆社区实践评估过程中,该项目报告可以作为不同大小高校图书馆的参考模板。
启示:
       l 鉴于当前的资助模式以及高等教育中的问责模式,图书馆员应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来清晰地表达和记录图书馆对学生学习以及成就的影响。类似Assessment in Action的评估项目为各类图书馆提供了资源和专业知识来帮助探索跨机构的合作和评估
7.2
教学和学习

图书馆员正和教师发展人员合作来更好地具有高影响力的教育性实践。合作方式既包括一次性的指导,还包括课程的重新设计和研究能力发展中的主动学习。他们也持续的实验一些可替代服务模型,用以加强和支持不断变化的用户需求。这些模型针对本科生,研究生,教工和研究员等不同层次的需求提供分层服务。在资源允许的条件下,新入学大学生将获得“私人”图书馆员的指导,帮助他们建立与大学的联系和培养服务意识。联络图书馆员将配备到高校各部门和项目中来帮助特定用户开展资源和服务。学术支持服务将落户于图书馆设施中,为用户提供无缝衔接的服务,这样一来把图书馆置于学生学习过程中的核心地位。随着图书馆服务范围的扩大,馆员所需技能已经远远超出传统图书馆学课程中所教技能。图书馆开始利用那些有专业能力但非图书馆员出身的人才。这些人才可能是教学设计者,评估专家,网络开发者,或者是其他特定领域的学者和研究者。
Housewright等指出尽管图书馆员仍把信息素养教育作为图书馆的基本职责,但教师们对这个职责有着更为复杂的看法(Housewright et al 2013)”。大学和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的高等教育信息素养框架(ACRL2015)中认为图书馆员有必要定义清楚图书馆领域中最核心的观点来方便学生进行扩展学习,也有必要为信息素养培训发展新的具有粘着力的课程,同时还应该和教师们开展更广泛的合作。这个框架对当前信息环境下学生必备技能和概念范围进行扩展,比如虚拟媒体,数据,社交媒体等。正是因为这个框架是基于一些综合的核心概念,并提供灵活的应用选择,而非死板的标准,学习结果或列举基本能力,所以它提供了更多和教师合作的机会。馆员积极参与学术课程,通过面对面或者是在线交流,来了解学生和教员们的需要,还与教师一起开发出更多吸引学生参与的具有创新性的任务。这些合作突出了新的服务和资源的发展,同时指明图书馆员帮助教学和学习的道路。

随着更多的指导性内容加入课程管理系统(CMS),馆员开始经常的出现在班级花名册上,论坛中,以及讨论会议上。在线课程指南页接入到CMS课程网站,这样能够突出显示与课程以及任务相关的图书馆资源和服务。一些包含实时教学实践、支持及学生反馈的视频和互动性学习材料也能够作为课程指南的补充。部分图书馆开始为信息素养设计专家和教育技术图书馆员(负责开发出在线学习工具)创建新的职位。随着图书馆网站及在线课程内容评估受到重视,对特定技能的需求也将越大。
启示:
       l 教学方法上的创新,如翻转课堂,游戏化或其他较大影响的教育实践,提供图书馆员参与课程开发和其他和教师合作方式的机会。
       l 用户体验(UX)和使用性测试表明图书馆资源建设对高校图书馆员来说将是持续增长的领域

7.3
能力本位教育(Competency-Based Education)

社会上更多呼吁增加接受高等教育的途径、减少完成学位所需费用、提供学生多样化的学习方式,这促使能力本位教育的出现。在能力本位教育模型中,学位是用于证明学生所学到内容,而不是学生积累的学时。不同的模型被用于记录学生学习,有些将能力与学时挂钩,然而有些脱离学时或其他传统的测量指标来直接评估学生的能力(Fain 2014)。随着机构想要对那些未采用传统评测方法(如考试)的课程进行认证时,基于能力的评估得到重视。

采用能力本位评测的案例包括威斯康星大学系统以及南新罕布什尔大学的“College for America”能力本位教育项目。College forAmerica项目被奥巴马总统视为一项创新项目(南新罕布什尔大学2013),它包括九项最关键能力,而其中一项考核是“数字化流利和信息素养”。威斯康星大学的灵活选择(Flexible Option)项目(威斯康星大学2014)提供四个学位(一个文学和自然科学助理学位和三个自然科学学士学位)和三个证书项目(威斯康辛大学2015)。
启示:
      l 随着教育机构开始侧重能力本位教育,图书馆开始有机会强调信息素养能力的重要性以及提供评估这些能力或技能的选项。
随着对高等教育学位价值越来越严格的监督审核,高校图书馆和图书馆员非常有必要就图书馆在学生以及教员的招收、保留、教学成就中的价值问题展开交流

热点排行榜

热点期刊

热点期刊关注

期刊评价

  • 匿名评价:《图书馆杂志》

    不要版面费,提交一个月就有答复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