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书馆人物 > 近现代人物

王献唐

时间:2014-07-23 23:13:51  来源:  作者:

王献唐(1896―1960),中国现代杰出的历史学家、金石考古学家、文献学家。原名,字献唐,号凤笙。生于山东日照韩家村一书香之家。幼承家学,5岁入本村私塾,11岁入青岛礼贤书院学习国文和德语,后入青岛德华特别高等专门学堂深造,学习西学知识,从而为他以后的国学研究拓宽了视野。在他的从业生涯中,曾先后任编辑、记者、山东省立图书馆馆长、中央国史馆副总纂修;建国后,任山东省文管会副主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铜器研究员等。去世后葬于青岛,与康有为墓相邻。
他是一代国学宗师,一生涉猎历史、考古、金石、文字、音韵、训诂、版本、目录等多种学科领域,均卓有建树;他于诗、书、画、印等传统才艺亦功力深厚,可谓无学不涉,涉无不精;
  1958年,郭沫若来济南视察时,曾亲自登门去拜访他,并当面尊称这位比自己小十几岁的齐鲁学人为“王献老”。
  他为抢救山东地方文献不遗余力,奠定了山东省立图书馆在全国的领先地位,抗战期间自筹运费亲自押运十余巨箱馆藏精品至四川乐山;
  他嗜书如命,一生收藏无数,然于生前身后却将大部珍品捐给了国家……
  幼喜聚书 壮而弥笃频年四方 随在搜集
  王献唐先生从幼年时起,就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一贯视读书、聚书为人生的最大乐趣。他在1930年的一首诗中写道:“幼喜聚书,壮而弥笃。频年四方,随在搜集。裒其所藏,约五万册。”表达了他在青少年时代喜爱读书与藏书的执着之情。因为爱书,故书肆是他时常光顾的地方。如当时的济南芳润阁书肆,因累年收蓄颇有残缺善本,他“时喜过从,翻检其架上之丛残,尘灰渍手如漆不顾也。”
  他自称“嗜书如命”,每得善本,就“欣然忘食,喜不成寐,爱不忍释”。有一次,他从书肆中偶得一本汪氏刻《声类四卷》(钱大昕撰),自言“如枯肠获酒,欢喜无量”。因此书略有残,当晚,便“篝灯重装之,蚊声如市不顾也”。
  为广罗图书,他还常同肆人及朋友“以书易书”。有一次,他去表兄李枚生家,其表兄向他出示清陈婉俊辑、咸丰六年灿花阁刻本、李肇 祥点《唐诗三百首补注四卷》,请为其题署。他见此版本“词旨既精,书法亦妙”,心中甚是爱慕。于是,便不顾自己以往“书不强取”惯例,遂将此书“攫为己有,怀袖而归,后以别书易之”。
  他还常用旧报纸从“打鼓担”处换书,虽时为贾人于秤上所坑骗,但却从不计较,并常自得其乐。如有一次,一位姓吕的贾人,拿来三册有正书局影印拓本,自言重二斤半。按时值,先生以四斤旧报纸易之,吕贾“大喜而去”。过了几天,先生的侄子来看他,见到所换之书,用秤一过,只重一斤半。对此,先生不以为然,并于书跋中题曰:“俗云吃亏人常在,余之常在必矣!亦大喜”。
  王献唐先生为搜集图书,付出了巨大的财力,“薪俸所入几尽耗于是”。有时甚至“典衣购书”。他只要见到珍、善本书,必“顷囊得之”而后快。 
  抢救地方乡贤著作保护祖国文化遗产
  作为一个读书人喜欢藏书,并不足为奇,但能终生不懈地为国家收藏,并以献身精神保护国家和民族的文化遗产,那就难能可贵了。王献唐先生从1929年主持山东省立图书馆时起,就着意广泛搜罗文物典籍,扩充馆藏。他在给好友傅斯年的信中,曾谈到其搜集计划:“先求乡贤著作,无论已刻、未刻,俾藏馆中”。当时由于时局混乱,大量珍、善本典籍散失民间,亟待抢救和保护。为此,他“昼夜忧思”,千方百计,历经磨难,搜集民间藏书。对抢救山东地方文献,如潍县陈氏斋藏品、聊城杨氏海源阁藏书、明清山东名家手泽等,尤其不遗余力。众所周知,海源阁是当时最有名、珍藏宋、元善本最多的私家藏书楼。1929年,在流寇王金发、王冠军洗劫聊城的匪乱中,海源阁藏书遭到严重损失,许多珍、善本图书被焚毁或流散。为防止流失海外,王献唐先生到处奔走,呼吁政府和有关部门,协助抢救劫后图书。不久,省政府组成“海源阁藏书清查委员会”,并责请他带领人员赴聊城,调查了解海源阁藏书遭劫情况。他还亲临“冷摊僻市”,拣其丛残,并“时有所获”。经王献唐先生的不懈努力,原海源阁所藏如唐人写本《冠子》、宋版《韦苏州集》、元刊《韩昌黎集》、黄荛圃手校《穆天子传》、顾千里校《说文系传》等一大批珍、善本图书,均于劫后得以收藏保护。
  山东省立图书馆经王献唐先生的苦心经营,数年内藏书大富,由其任职前的62,770册,增至“七七”事变前的218,000册。其中善本书达36,000册。该馆一时蜚声海内,成为当时仅次于北京图书馆的藏书大馆。
  “七七”事变后,华北危机。王献唐先生为使馆藏珍贵图书文物免遭战火焚毁和落于敌手,毅然决定将其转移至大后方保存。他选取馆藏珍、善本图书及文物精品装成10余巨箱,自筹运费,只身率领编藏部主任屈万里和工人李义贵,别妻离子,辗转万里,运至四川乐山,存入大佛寺天后宫中。在川期间,由于图书馆失去建制,经费来源断绝,他就利用去大学兼课的收入,维持日常开销。他们经常要躲避日军的空袭,常年流离于崖洞佛寺,“虽衣食不继而志守弥坚”。先生的住室命名为“那罗延室”,“那罗延”系梵语,为金刚坚牢之意,借以表达其矢志守护国家珍宝的坚定信念。
  解放后,这批历经磨难的文化瑰宝,终于完好无损地回到了它的故乡济南。
  读书无以数计撰著千万余言
  从童年时起,王献唐先生就养成了天天坚持读书学习的习惯,一年四季,雷打不动。甚至在给他父亲守孝之时也是手不释卷。当有人对此不理解时,他说:“我要把悲痛化为读书的动力”。他平时白天忙于工作,读书、写书只能在晚上进行,经常是通宵达旦。有时读书读到佳妙处时,竟“不知身在人世间也”,由此可见其颠倒陶醉于书海之态。凡他喜欢的书,总要反复研读,如《庚子销夏记》(八卷),他就先后读过四遍。在外出游览时,他也从不放过读书的机会。如一天午后,他一时兴发去游览千佛山。当路过南门里书肆时,便进去买了一本《孙文定公南游记》。一路上,“风吹衣举,且行且读,既尽数十页,已达寺中”。待登到山上石刻处,累得满身大汗,刚于石边坐下,便又“展此书读之”。下山时乘车,在车中又“续续读之”。回到住地时,一卷游记“已翻阅竣事”。
  王献唐先生一生经见之书,无以数计。披阅之后,“偶有所见,随笔录卷首”。经他校勘题跋的书,有近千种之多。他的书跋,都是其读书心得,没有以往版本目录著作所常见的簿录气味,而是面目一新,别具一格。考较严精,一丝不苟;文笔纵横,妙语天然,堪称学术与艺术完美结合的佳作。
  王献唐先生一生著述宏富,仅专著就有60余种,连同书跋、书序、论文、杂著及日记等,约有千万余言。遗憾的是,在其生前,仅出版过《黄县 器》一书,而先生的其余书稿,均未能得以付梓面世。20世纪80年代初,齐鲁书社曾组织专家整理出版《王献唐遗书》。到目前为止,已出版《中国古代货币通考》(上、下卷)、《山东古国考》、《炎黄氏族文化考》、《那罗延室稽古文字》等14种,在学术界引起了较大反响。希望先生的其他书稿也能尽快得以整理出版,以满足海内外学者的渴求。
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给后人树立了良好的榜样,特别是他那热爱图书馆事业的精神,更是图书馆工作者的楷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2015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
2015福布斯中国原创文
中华读书报2015年度十大好书
中华读书报2015年度十
2015年度新浪中国好书榜年度十大好书
2015年度新浪中国好书
2015-2016年度亚马逊小说排行榜发布
2015-2016年度亚马逊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